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借我春風(fēng)輕撫你

第二十六章 收利息

小說(shuō):借我春風(fēng)輕撫你 作者:喬邊 更新時(shí)間:2019/4/3 3:18:25 字數:2039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顯然是因為我的這個(gè)包間,在不到一個(gè)小時(shí)的時(shí)間,已經(jīng)接替的出現兩個(gè)風(fēng)格不同的人間絕色,而我的年紀卻還如此年輕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出于這家茶樓對于服務(wù)人員的要求,那服務(wù)人員依然是比較專(zhuān)業(yè)的將我點(diǎn)的茉莉龍珠上上來(lái)后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邊沒(méi)了干擾,我將茶泡好,給茉莉和自己倒上,細細的品著(zhù)。

    雖然我們都還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但是我內心中還是有著(zhù)一段躁動(dòng)的。

    “缺多少?”

    一杯茶喝完,茉莉嘴角一勾,纖細的手指上把玩著(zhù)茶杯,對我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幫我?”

    我估摸著(zhù)藍小雨這姑娘,不出意外應該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眼前這個(gè)妖精了,不過(guò)我還是沒(méi)有想明白,她為什么會(huì )上心我的事情,我也是答非所問(wèn)的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說(shuō)了,小陳默你是一個(gè)很有意思的人!而我太過(guò)無(wú)聊了,想找點(diǎn)樂(lè )子!”

    茉莉一般把玩著(zhù)杯子,一邊對我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天下沒(méi)有白吃的午餐,更沒(méi)有無(wú)緣無(wú)故的愛(ài)與恨,到底因為什么?”

    顯然我是不會(huì )相信這個(gè)妖精的這番說(shuō)辭的,所以我也是跟這妖精再度問(wèn)到。

    “小陳默,這樣的你,可就不可愛(ài)了哦!”

    聽(tīng)到我的話(huà),茉莉依然沒(méi)有回答,跟我調笑著(zhù)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辦法,我可不想為了一個(gè)妖精對我是否可愛(ài)的評價(jià),而白白的欠下人情,畢竟這筆錢(qián),也就是那一回事,你覺(jué)得呢?”

    茉莉的話(huà)并沒(méi)有讓我停止追問(wèn),我繼續說(shuō)著(zhù)。

    “因為我覺(jué)得你很有潛力,不論是哪個(gè)方面哦!而且那點(diǎn)錢(qián)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,也同樣不算什么,如果你以后的成就并不能達到那個(gè)高度,那就當是我用這些錢(qián),找了個(gè)聽(tīng)話(huà)的服務(wù)人員咯!”

    這次茉莉倒是沒(méi)有再避重就輕得回避,而是坦蕩的跟我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這樣嗎?我無(wú)法反駁,不過(guò)聽(tīng)你的意思,如果以后我沒(méi)有那么高的利用價(jià)值的話(huà),你還真的要把我當成一個(gè)男公關(guān)啊,這樣的話(huà),還真是讓人覺(jué)得有些扎心??!”

    我聽(tīng)了茉莉的話(huà),也是笑了一下,對茉莉說(shuō)話(huà)的語(yǔ)氣也開(kāi)始沒(méi)那么沉重。

    “嗯哼,如果你不爭氣的話(huà),那我就調教你做公關(guān)之王咯,這樣的樂(lè )子,可是很難找到的哦!畢竟公關(guān)之王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當的!”

    茉莉這個(gè)妖精也是順著(zhù)我的話(huà),繼續往下說(shuō),不過(guò)那言語(yǔ)間對于把我調教成公關(guān)之王的意思,卻沒(méi)有絲毫的減少,反而是有一種期待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呼,看來(lái)你還真的是很無(wú)聊啊,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錢(qián)不夠的?”

    我對于做男公關(guān)的事情,完全沒(méi)有任何想與之有所關(guān)聯(lián)的想法,所以我也是轉移了話(huà)題。

    “很簡(jiǎn)單啊,告訴我的啊,他之前跟我說(shuō)過(guò)他們對你經(jīng)濟的度量,所以我料定,就你自己這些年所搗騰出來(lái)的錢(qián),肯定是不夠的?!?br />
    “而就我對你性格的推測而言,這種事情你肯定不會(huì )去跟你家里的任何一個(gè)人說(shuō),所以不出意外,你還是要去找其他人借錢(qián)的,與其便宜別人,不如便宜我咯!”

    對于我的問(wèn)題,茉莉倒是一副無(wú)所謂的語(yǔ)氣跟我說(shuō)著(zhù)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個(gè)妖精,千年的道行都到眼睛上了吧,我這還差20萬(wàn),2年內還清,如果還不清的話(huà),到時(shí)候就肉償好了!”

    聽(tīng)她的意思,她還真的是把我的底摸得挺透的,所以我也是直接跟她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畢竟她能在我和藍小雨解決完事情后不久,就準確的出現在這里,就說(shuō)明她是一直在

    持續關(guān)注著(zhù)我的情況。

    再加上以她的情況,大可不必巴巴的湊上來(lái),而她卻主動(dòng)跟我提及,剛剛又給我了這么一番解釋?zhuān)易匀灰矝](méi)有什么好懷疑的。

    雖說(shuō)防人之心不可無(wú),但是茉莉這個(gè)妖精,就我推測,以她的圈子和級別,根本沒(méi)有戲弄我的必要,所以我坦蕩一些,也無(wú)不可。

    “小陳默,我果然沒(méi)有看錯人,這張卡里有20萬(wàn),密碼123456”

    茉莉聽(tīng)到我的話(huà),那精致的臉蛋上的笑容,一直沒(méi)有斷,對我一邊評價(jià)著(zhù),一邊從她隨身帶的包里取出來(lái)一張農業(yè)銀行的卡,并且遞給我。

    “呵,還真的是簡(jiǎn)單的密碼??!行,那我就收著(zhù)了,謝啦!”

    我也沒(méi)有猶豫的,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的就接了過(guò)去,并且自兜里拿出我的錢(qián)包,將之放到我的錢(qián)包里,一切行動(dòng)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。

    我相信如果是一個(gè)跟我們不熟的人看到這一幕,一定會(huì )覺(jué)得我跟茉莉已經(jīng)認識很久,建立了相當深厚的情義,并不會(huì )猜到,這才是我和茉莉見(jiàn)得第二面。

    “謝什么,用一些沒(méi)什么用處的東西換來(lái)有趣的東西,很值當呢,更別說(shuō),我還有點(diǎn)期待你以后還不上肉償呢!”

    妖精就是妖精,三句不離本行,言語(yǔ)中盡是對我的調戲。

    “你這話(huà)說(shuō)的,聽(tīng)得我都不想還,直接肉償得了!”

    收了卡后,我也是跟眼前的妖精毫不正經(jīng)的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,那我可是要現在就收點(diǎn)利息了!小陳默!”

    就在我話(huà)音一落,茉莉這妖精突然邪魅的一笑,對我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在我還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她的意思,剛疑惑地恩了一下后,就看到眼前的妖精便自我的對面站起來(lái),踩著(zhù)高跟緩緩走到了我的身邊。

    “我要先收點(diǎn)利息!”

    茉莉走到我身邊后,先是緩緩的彎下腰,將嘴巴附到我的耳朵跟前,輕輕的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那氣息伴隨著(zhù)話(huà)語(yǔ)一同在我的耳邊輕撓著(zhù),讓我感覺(jué)心里似乎有只貓爪子在撓似的。

    而茉莉的話(huà)音一落后,便是直接向我吻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    感覺(jué)到茉莉嘴唇那熟悉的柔軟后,我也是對她進(jìn)行著(zhù)回應。

    在一番勢均力敵的接觸后,茉莉也是結束了跟我接吻,并且自我的嘴唇開(kāi)始輕吻我的臉。

    這吻如雨點(diǎn)打在身上一樣輕,但是卻每一下都敲擊在我的心上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隨著(zhù)她的吻延伸到我的胸膛的時(shí)候,茉莉這個(gè)妖精已經(jīng)是蹲在我的身前了,只見(jiàn)她停了口,并且拉開(kāi)了我的拉鏈,低下了頭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