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異術(shù)超能 > 狂醫兵王

第一章 狼王歸來(lái)

小說(shuō):狂醫兵王 作者:飛天醫生 更新時(shí)間:2019/4/21 14:23:14 字數:2101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S國邊境。沙漠綠洲。

    一輛戰地醫療車(chē)外!

    “狼王!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走嗎?” 軍師問(wèn)。

    林藥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認真的說(shuō)道“以后不會(huì )有人偷看你洗澡了?!?br />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等惡狼回來(lái)嗎”

    “你對他說(shuō),我去南非了,他腦子笨會(huì )相信的?!?br />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林藥提著(zhù)行李箱,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已經(jīng)六年了,該是回去的時(shí)候了。

    軍師一臉冷酷,忽然柔情了起來(lái),望著(zhù)那張背影,眼角紅了。這個(gè)靦腆,犯,......有時(shí)候還特別不靠譜的首領(lǐng),為什么會(huì )舍不得呢?

    這會(huì )兒,軍師忽然回想起六年前華夏邊境的那場(chǎng)雇傭兵大戰。

    那時(shí)候,他還是華夏利器之一,龍牙的特種作戰隊員,不,確切的說(shuō),他是被華夏軍隊拋棄的特種兵。

    混亂的戰局持續了將近半年,而他卻從中崛起,組建了狼團,用六年的時(shí)間,稱(chēng)霸了S國邊境黑域,這個(gè)最混亂的地域。

    靠的卻是手中的那把手術(shù)刀,他保全了很多人的完整,那些人追隨了他,成為了他的左膀右臂,其中就包括惡狼,是他最得力的戰將之一。

    華夏,那里是他的家,也是他的痛!

    “軍師!”林藥走了幾步,忽然扭頭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軍師一臉溫柔。

    林藥違心的說(shuō)道“我的戰地醫療車(chē)后備箱里,有你這六年所有失蹤的,我前幾天剛抓到偷的賊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軍師沉默了一會(huì )兒,握著(zhù)拳頭,柔情的臉又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其實(shí),我六年前就發(fā)現了?!?br />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2029年3月6日,燕京大學(xué)附屬醫院。代表著(zhù)華夏最尖的醫療技術(shù)。

    在骨創(chuàng )傷外科會(huì )議室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副院長(cháng)魏林生,骨創(chuàng )傷顯微領(lǐng)域的大佬,拍著(zhù)會(huì )議室的桌子,一臉嚴肅的說(shuō)。

    “我召集創(chuàng )傷顯微委員會(huì )的成員在這里開(kāi)會(huì ),是想讓你們解決問(wèn)題的,不是讓你們推諉扯皮的?!?br />
    場(chǎng)面沉寂了瞬間,在座的這些,來(lái)自華夏全國各地的骨創(chuàng )傷大腕紛紛議論。

    業(yè)務(wù)副院長(cháng)馬德平坐在會(huì )議室,望著(zhù)會(huì )議室場(chǎng)面的混亂,沉默了半晌,不是他不發(fā)言,而是他壓根就不同意魏林生這么冒失的手術(shù)方案。因為病人的身份太特殊了。

    燕京四大財團之一的掌門(mén)人。

    秦雄。金融界,地產(chǎn)界,軍火界,娛樂(lè )新聞界等等領(lǐng)域的記者,都在關(guān)注的人物。屬于華夏業(yè)界的一個(gè)傳奇。

    一旦手術(shù)失敗,毀了魏林生這老頭的名聲是小事,對醫院造成負面新聞可是個(gè)大問(wèn)題,他作為業(yè)務(wù)院長(cháng),一直是醫院公關(guān)的形象大使,若是因為這件事,連累了他的政治生涯,那可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“那么現在大家舉手表決吧?”馬德平笑瞇瞇的站起來(lái),安靜了場(chǎng)面說(shuō)。心里想,趕緊處理完這些事兒,讓魏林生去截肢手術(shù),他可去外面給媒體做公關(guān)形象。然后給自己吹捧一番。雖然看不慣魏林生的執拗,但是這家伙技術(shù)不是瞎吹的。截肢手術(shù)做的在全世界都站得住腳。

    做事要做有把握的事兒。馬德平告訴自己。

    “如果同意魏院長(cháng)的冒進(jìn)手術(shù)方案,請舉手?!瘪R德平對著(zhù)會(huì )議室問(wèn)道。緊接著(zhù)又拉著(zhù)臉加了一句?!叭绻馕涸洪L(cháng)的方案就跟著(zhù)魏院長(cháng)一起上臺手術(shù),出了問(wèn)題各自承擔?!?br />
    馬德平后面一句話(huà),讓想舉手給魏林生面子的人都嚇得不敢舉手。

    “你看,大家都不贊成?!瘪R德平扭頭得意的看著(zhù)魏林生,很滿(mǎn)意這個(gè)場(chǎng)面。

    嘩!

    這個(gè)時(shí)候,會(huì )議室突然嘩然四起。

    馬德平還一個(gè)勁兒沾沾自喜。笑道“我就說(shuō)......”

    忽然發(fā)現不對勁兒,馬德平停下了那股子得意勁兒,一臉錯愕的,順著(zhù)會(huì )議室所有人的目光望去。

    一個(gè)俊俏少年,風(fēng)度偏偏,漆黑的眸子,端正的五官,帶著(zhù)一臉靦腆的微笑,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歲的樣子,在眾目睽睽下,舉起了手。

    馬德平愣了好一會(huì )兒,沒(méi)明白咋回事,晃過(guò)神。當即帶著(zhù)一臉上怒。手指著(zhù)遠處的少年。憤道“咋回事?咋回事?保安?保安呢?怎么給實(shí)習生也放進(jìn)來(lái)了????”

    林藥沒(méi)有等保安來(lái),就直接踢開(kāi)椅子,走到馬德平跟前,微微點(diǎn)頭一笑,很有禮貌。

    馬德平還一頭霧水的時(shí)候,沒(méi)有明白咋回事,林藥從白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個(gè)綠的口罩。直接扣在了馬德平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.....嗚嗚?!瘪R德平被林藥壓的傳不過(guò)來(lái)氣兒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拿下口罩。馬德平氣的臉青了。罵道“混蛋,你給我口罩干嘛?”

    林藥一臉人畜無(wú)害的笑道“我讓你閉嘴?!?br />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這個(gè)沒(méi)有擔當的業(yè)務(wù)副院長(cháng),他早就看不順眼了。

    這句話(huà)差點(diǎn)讓馬德平氣吐血。當即暴跳如雷。哆嘴說(shuō)“你哪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的實(shí)習生?哪個(gè)學(xué)校的?信不信我讓你滾蛋?!?br />
    這個(gè)時(shí)候會(huì )議室外的保安聽(tīng)到叫喊也沖了進(jìn)來(lái)。兩個(gè)中年漢子,人高馬大的。

    馬德平一見(jiàn)保安,更是一股子神氣勁兒,一臉激動(dòng)的說(shuō)“保安,保安,趕緊給這小子拉出去斃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不,拉出去痛扁一頓?!?br />
    馬德平一激動(dòng)說(shuō)錯話(huà),趕緊改口。

    他的怒火已經(jīng)燒的語(yǔ)無(wú)倫次了。

    “慢著(zhù)?!?br />
    魏林生扶著(zhù)會(huì )議桌子,老態(tài)的臉上帶著(zhù)威嚴。

    馬德平正在氣頭上,哪里肯罷休,哼了一聲嚷嚷道“我說(shuō)老魏啊,這么嚴謹的討論會(huì ),怎么什么人都朝里面帶?!?br />
    “趕緊拖出去。趕緊拖出去?!?br />
    馬德平是一秒鐘都不想看見(jiàn)這個(gè)張揚跋扈的年輕人。要不是場(chǎng)合問(wèn)題,他早就抿著(zhù)袖子干架了。

    太猖狂了這混蛋。

    魏林生瞪了一眼頤指氣使的馬德平。很看不起這種拍馬溜須上位,沒(méi)有任何擔當的小人。冷笑了一聲。這才緩緩道“他不是實(shí)習生,是A國,綜合醫院梅奧診所的骨創(chuàng )傷專(zhuān)家代表?!?br />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此話(huà)一出,驚嘆四座。

    馬德平瞇瞪了一會(huì )兒,晴天霹靂,雙眼立馬縮成針孔兒,驚駭。

    “這小混蛋,是全國尖技術(shù)梅奧診所的代表?”

    “這丫的成才也太容易了吧?”

    馬德平覺(jué)得天旋地轉。

    ......暈了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